禪觀有情世界

免費電子書下載

  • 講授:慧門禪師
  • 出版:百丈山力行禪寺
  • 出版日期:中華民國 106年5月 三版

一個解脫自在的法門 ──放下

 

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九日,慧門法師

於士林外雙溪如來禪蓬,對參加禪七的僧青年說法。

「放下」,不只是要放下身心以外有形的事物,就連內心的罣礙也要放下。

「放下」要放到什麼程度呢?要放下到好像死人一樣。不過,有一點要注意:修行人和死人是不一樣的,死人是已經完全進入無意識狀態,修行人則是有意識的。修行人的放下,是要在有意識的情況下,做到像死人一樣全無意識、全無拒絕、全然接受一切的放下。

要「放下」就要先捨自我,自我自會漸漸減少,自我減少,才是真正的放下。

佛陀為了示現修行在人間、成佛在人間,捨棄了王位、權勢、財富、王妃等一切世俗名利,出家修行。佛陀雖然精進研修當時印度各種不同的修行法門,身體力行苦修了六年,卻都沒有辦法達到最高的修行境界,也沒有得到解決生老病死諸苦的方法,覺得非常絕望、沮喪。於是=力佛陀放棄苦行,走出森林,來到菩提樹下,停止一切思維、停止一切腦筋的活動,只是靜靜地坐著。因為這樣,佛陀的身心才全然放下、全然放鬆,達到無我的狀態,而漸漸進入寧靜空無。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佛陀仍然繼續坐著。到了第四十九天,天將亮時,抬頭看到天空最一顆星星自天際消逝,豁然開朗說:「一切眾生,皆具如來德相。」才覺悟到修行不但要萬緣放下,而且連修行的方法也要放下。所以,佛陀能成佛成道,就是因為萬緣放下,甚至連修行的方法也放下,才能夠大開悟,成為大智慧的覺者。

放不下就擔起來

佛陀教導弟子就是教「放下」。「放下」,聽起來簡單,想起來簡單,但是要做到卻很困難。那麼,佛陀是如何教弟子放下的呢?

有一次弟子拿一朵花走到佛陀面前進獻。佛陀說:「放下花。」弟子放下花。佛陀說:「放下手。」弟子放下手。佛陀又說:「將你的身心也放下。」弟子聽了覺得很疑惑,心想:「身心如何放下呢?」阿難於是代替這位弟子請問佛陀:「身心要如何放下呢?」佛陀說:「放不下就擔起來。」弟子就領悟了。

放不下是因為擔得不夠,擔得太輕。如果你擔得不夠,不願意放下,只有繼續擔,擔到擔不動時,要是讓你擔二百斤、三百斤,恐怕走不了幾步,你就擔不動,自然而然就放下了。

人活在世間,到底在擔些什麼?世俗人要擔得有眷屬、父母、夫妻、子女......等。為了讓家庭生活更好,求工作、房子、車子、然後再求社會地位、名譽、財勢。每個人自出世就一直在撿、在求。愈撿愈多、愈求愈多,包袱愈來愈重,煩惱跟著也愈來愈多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如來禪蓬剛成立時,基隆市某國中的一位註冊組長來參加禪修,在禪修期間考上國中主任,去接受儲備訓練。訓練結束前一個星期,因為部分理念與研習中心不同,內心漸感有壓力。於是,請了一個星期的假來禪蓬,有意不想繼續參加主任儲訓,認為當主任會束縛她修行。她剛來的時候,我和她小參,看出她是放不下想當主任,為了一口氣,又不願屈就研習中心的要求,所以藉口生病而請假,想逃避心中的壓力。開始小參時,我先附和她的觀點,認同她的看法;等到結訓前兩天,研習中心打電話來,要她回去考試,起先她仍是拒絕,不願意回去。到了最後一天的緊要關頭,我轉變話鋒,用話點她,要她回去考試,不要為難研習中心。最後,她改變心意,回去參加考試,順利取得結業證書,現在已經在國中當教務主任。

不久之後,某次禪修,她又來參加。當我講到「放不下就直下承擔」時,以她的故事當例子,她才了悟地說:「當初師父要我回去參加考試,以便拿到結業證書,好當主任。我還以為師父勢利眼,還看重世俗。我好不容易經過內心的掙扎,決定不參加考試,不拿結業證書,為的就是要放下。放下世俗,好專心修行,可是師不但不讓我放下,反而叫我繼續在世俗法中追逐,當時心中覺得很納悶,可是一時也不好言說。現在聽了師父的開示,才明白原來師父的意思是『該承擔的時候還是要承擔』。原來師父早就穿透到我內心潛意識的放不下,所以教我放不下時趕快擔起來;然後在日常的實修中驗證佛法,在工作中自自然然地將佛法及禪修的益處闡提出來,度更多人前來修持善法,現在我終於明白『放不下,就直下承擔』的禪意了。」

所以,放不下時怎麼辦?就是承擔起來。承擔以後,你才能真正地放下。倘若你尚未承擔,即無重擔,即無重擔,何來放下呢?佛陀當時教育弟子如何放下,用的就是這個方法。